地址:沈陽市蘇家屯區雪蓮街158號 電話:024-62723333
傳真:024-62723315
郵編:110102

用藥知識
首頁 > 客戶服務 > 用藥知識

達菲,用,還是不用?(關於H1N1用藥的思考)

   目前證明能有效對抗病毒的化合物隻有三種,一是金剛烷胺的衍生物(derivatives of the compound adamantine,),然而許多病毒已經對其具有了耐藥性。二是紮那米韋(Zanamivir),不過這種藥物是粉末狀,而且必須在醫師指導下服用。三是奧司他韋(Oseltamivir)——或許它的商品名“達菲”(Tamiflu)更加大名鼎鼎,它是瑞士羅氏製藥公司研製開發的一種抗流感藥物,易於口服,療效較佳,之前主要用於對抗季節性流感。在這次來勢洶洶的H1N1流感疫情裏,全世界都在搶購並囤積著達菲,然而,達菲藥物的濫用可能對未來的疫情有著嚴重的負麵作用。

   對群體而言,少用達菲好過濫用達菲

   如今我們大多知道,殺滅細菌的抗生素不能濫用,否則很可能導致擁有抗藥性的細菌產生。細菌產生抗藥性的機製主要有兩種,一種機製是細菌擁有了一段特殊基因,這些基因可以編碼生成分解抗生素的酶,就是所謂耐藥性基因。另一種則是細菌表麵的抗生素作用靶點產生了變異,而抗生素無法與變異後的表麵分子結合,因此也就失去了作用。同樣的道理,當使用抗病毒藥物的時候,病毒也常常會改變自己表麵的分子來求生。變異後的病毒也就自此對抗病毒藥物產生了耐藥性。因達菲而生成的耐藥性病毒早有先例,2005年,威斯康辛大學的研究者就從一個越南少女體內分離出了耐達菲的禽流感病毒株。2008年,瑞典研究機構專門投入了五百九十萬瑞典克朗,用於研究流感病毒對達菲的耐藥性變化。

   而本次引發H1N1流感疫情的病毒屬A型流感病毒,遺傳物質是RNA,它比起一般以DNA為遺傳物質的細菌與DNA病毒來,在複製的時候少了一個自我校對的機製,因而更容易產生變異。這也意味著,當抗病毒藥物被小劑量而廣泛地使用時,在藥物產生的選擇壓力下,耐藥性的病毒株將會很快出現。據美國疾病控製中心(CDC)的Nila J. Dharan博士統計,早在2007-2008的流感季裏,在1155例送檢的A型流感病毒中,142例具有對達菲的耐藥性,約占12%。 而2008-2009流感季的統計則顯示耐藥性病毒株所占的比例顯著上升。2009年2月19日,研究者更是在送檢的268個病毒株中驗出264個耐藥株,耐藥比例高達98.5%!

   目前各國防堵H1N1流感疫情的手段極大地依賴於達菲等抗病毒藥物的使用,由於針對性的疫苗研製與生產需要較長時間——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美國就有過不完善的豬流感疫苗給注射者帶來嚴重後遺症的先例—— 因此,達菲藥物就成了對抗病毒的第一道防線,隻有這道防線撐住了,才能搶下研製疫苗的寶貴時間。

   對個人而言,早用達菲好過晚用達菲

   這要從病毒攻擊人體的作用機製說起。當病毒侵入人體後,它會按順序做如下事情:首先,病毒需要識別並吸附在宿主細胞表麵,接著,病毒通過內吞或者膜融合的方式進入宿主細胞內部,然後病毒自己的遺傳物質和酶釋放出來,開始控製宿主細胞內部的遺傳物質複製以及蛋白的合成,此刻宿主細胞內部就會合成數以千計的新病毒。最後,新複製出的病毒從宿主細胞中脫離,開始入侵新的細胞。

   以上每一個步驟的阻斷都能對抗病毒,而達菲藥物針對的是最後一個步驟,即新合成的病毒離開宿主細胞的步驟。

   也就是說,倘若流感患者在感染早期就服用達菲,那麽病毒將被局限在少數已經感染的細胞內,不至於擴散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倘若已經到了感染晚期,許多細胞已經被病毒侵入,那麽達菲對這些細胞是束手無策的,它無法令已經被感染的細胞恢複正常。正是因此,羅氏製藥才一直強調達菲必須在症狀出現四十八小時內服用方能生效。

   當個人利益遇上群體利益……

   對個人而言,沒有及時服用達菲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比起承受這樣的風險,對個人而言較優的選擇顯然是付出一點點代價來囤積達菲並在有症狀時及時服用。 盡管各國政府可能更希望民眾不要自行濫用達菲,但是看起來目前這樣的宣傳收效甚微。僅以日本為例,據統計2008年在日本就有40%的流感患者服用達菲。這也令日本可能成為全世界達菲耐藥性最高的地方。一旦H1N1疫情在日本擴散開來,我們的這位近鄰便可能麵臨極其嚴峻的形勢。

   也許目前能給大眾的最好建議是:平時多洗手,遠離有流感症狀的人。一旦有流感症狀出現,那麽帶上口罩,立刻前往就醫。假如自行服用達菲,一定要嚴格按照說明書指示服滿整個療程,絕不要中途停藥。真正能對抗H1N1的疫苗還在研製中,即使注射了有效了疫苗,從注射日起的兩周後你才真正擁有了免疫能力。在此之前,讓我們在這場戰役裏咬牙堅持住!